打胶机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打胶机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鬼话闲聊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7-(XINWEN

发布时间:2021-10-10 08:35:07 阅读: 来源:打胶机厂家

光阴荏苒,岁月如梭,转眼千年。

天齐灏修为又上了几个台阶,这千年来,他一边勤于修行,一边上天入地寻找夏满秋的下落,却始终觅不得半点踪迹。

如今他才明白,“珍惜眼前人”这五字的涵义。

看着妹妹天姩云与魔神夜雪阑一家三口如此的温馨,他心口酸涩的紧。

若是夏满秋还在,他想,他们应该也有孩子了吧!

想来素指紧攥,隐隐可听见节骨的声响。

惹得一旁的夜启天直盯着他的手看:“舅父!你想跟我老爹打架?”

天齐灏忙收回神,瞥了眼一旁相拥相亲的男女,嘴角一斜,道:“怎么教孩子的!张口闭口的打架,成何体统!”

天姩云拂袖轻笑,知自己老哥心里窝着团火,忙开口道:“要不,启天就拜托给阿哥管教!”

夜启天闻声,拍手大笑:“好啊!启天最喜欢跟舅父在一块!”

天齐灏揉揉夜启天的小脑瓜。

一千年了,这小不点怎不见长,还只是七八岁模样,这也忒慢了吧!或许是他体质特殊的原因!

他倒不是不喜欢这小家伙,只是喜欢归喜欢,耐心是耐心,他现在满世界的找人,哪有时间带孩子。

忙推脱道:“得,你老哥忙得很呢!”

说时身影一晃,又不知去了哪。

天姩云摇头。

夜启天嘟嘴:“舅父失恋了!”

夜雪阑砸嘴:“这小子性子到是变了不少,不知是个什么样的女人能让他变成这样,我倒是想见见这位嫂子!”

天姩云听了,忙将他一条手臂挽住:“不许打那女人的主意,小心老哥找你拼命!”

夜雪阑低低一笑,知道天姩云是在变着味的吃醋。

都一千年了,她也该给启天生个弟弟或妹妹,怎自己这般努力,她肚子就是半点不见动静?

天姩云不知这一会,夜雪阑的心思已转到生孩子上了,她现在想得全是天齐灏。

这千年来,她老哥性子确实收敛不少,行事稳重,越来越有其父神君的表范。

夜雪阑自打与天姩云重逢后,以弃魔修仙,天迦黎打算将万莲山托付给他,而莫含烟的凤王之位,最终要留给天齐灏的,不过天齐灏现在完全不在状态,这让莫含烟十分着急。

十万年后,神祖就要退位,她和天迦黎终是要回神宫,继任神祖、神后之位的。

在去神宫之前,他们不得不将儿子的事安排好。

“那个女孩真的就半点没消息了吗?她是仙,又有一半神的血统,怎说没就没了?”莫寒烟不敢置信地冲着天迦黎道。

见天迦黎手里握着个玄色盘子。那盘子被分成阴阳两面,每一面都有一格格的图案和文字,她数了数共四格,每一格,又被一分为二,总共八格,极像是八卦。

心下一怔:“你是想启用时光阵?”

天迦黎不置可否。

莫寒烟水眸一亮,道:“难不成夫君,一早就有了法子,不过是想借此消磨那小子的性子!”

“那混小子实在不成器,为夫不得不这么做,旦愿他能明白父母的苦心!”

“一千年的时光就这样耗费,与他可不是小事,他若知道,说不定找你拼命!”莫寒烟提醒自己的丈夫,又为儿子这一千年来的奔劳心疼。

若是天齐灏那天知道,明明自家老爹早有办法,却迟迟不肯拿出来,让他白白苦寻了千年,害了一千年的相思病,他会不会与他们绝裂?

莫寒烟想到这就头疼的厉害。

“儿大不由娘!烟儿,我们该放手了!”

天迦黎将莫寒烟拥进怀安慰道。

“旦愿那孩子能懂我们的用苦良心!”

说时,夫妇俩拿起玄色盘子,直奔逍遥岛。

只因逍遥岛有个时空中转点,只有在那启用时光阵才最有效。

不过这要得到逍遥尊者的许可,因为逍遥岛处于三十九重天上,是那位尊者的居住地,至今尚无人敢去打扰。

说起那位逍遥尊者,是个亦正亦邪之人,谁都说不上他的来路,只知此人修为极高,几乎到了深不可测。对于正邪此人从不表态,既不帮甲,也不帮乙。

千万年前,神魔浴血相争无数,此人却从不出面,安然地住在逍遥岛上不问世事。

据说此人脾气怪异,性子却沉稳的紧,似早已看破万象,万事皆不放于心。不过奇怪的是,他居然会收天齐灏为徒,只因天齐灏偶然间闯入三十九重天,投其所好,陪那位尊者钓鱼、下棋……打发了他平淡无澜的生活,于是他心血来潮,收了这位难得的天才为徒。

天迦黎从没正面与这位尊者相交,只听说,这位尊者来历颇奇,好似天地伊始,这人就已存在,天帝和神祖都不知这人的真实姓名,只以尊者相称。

逍遥岛居于三十九重天上,之所以以岛取名,不过是因为,这三十九重天,云雾飘渺如海,唯有那座雄伟壮丽的殿宇立于一块浮游的天石上,此番看来极像烟波浩渺中的一座孤岛。

对于这位尊主的身份,还有人猜疑,他会不会是某位退位的神祖化名的?

历代神祖继任,都由前任神祖亲自领上继神台,历经九九八十一道神雷练化,待新任神祖继任成功,前任就自动羽化。

这是一天容不得二神的规律,千万年来一直如此。所以这种可能性极小。

天迦黎屏弃了这个猜测,料想他可能是某位未羽化的远古神隐居在此。

种种猜测居多,不知不觉夫妇二人已来到三十九重天。

望着那高大雄伟的殿堂,不禁让人敬仰之心,殿门无声自动打开。

殿内极为整洁清爽,家具全是清一色的黑色,却是样样具到。

这种黑,纯粹简单,像是极原始的色调。

殿内亭台楼榭样样齐全,繁华似锦,沿着九曲长廊一直绵延到长廊的尽头,庭园套着庭园,花园连着花园。

越过长廊,一座水榭出现在两人视野中。

那水榭临波搭建,伫于碧湖中央。一路红毯铺设,远远就瞧见,亭中的八根朱红玉柱。柱上依次刻着四大神兽和四大灵兽,个个活灵活现,栩栩如生。

亭中央摆着张檀木椅,椅前安着沉香龙案,案上搁着金盘玉碗……金炉内熏着木香,丝丝袅袅间有烟轻扬而出,不时侵入心脾,让人精神一振。

一白衣墨发者,静坐于案前,手执一只玉碗,正在恰意地品茗。

---- 作者寄语:未完待续。明日大结局了哈!你们不够积极啊!

回收83号黄资质齐全

木纹铝方管固定方法

江苏MPP电力管产品性能优势&

强击式破碎机德州砂石可逆强击式破碎机产地货源

东莞虎门废铝回收欢迎了解

截根疗法培训潮州正宗刺络放血培训哪里好

静鹰BJJ20AH1柴油加油机自吸电动便携式柴油加油机机械柴油加油机

高速冲床进口报关香港切带机进口报关清关流程

针灸培训班青岛针灸培训班多少钱